弗吉尼亚州(Virginia)

位。弗州东临大西洋,地势由西向东倾斜。西部是沟壑陡峭的阿巴拉契亚山区和蓝岭山脉,其间有肥沃的谷地,罗杰斯山海拔米,为州内最高点。中部为皮德蒙特高原,西起蓝岭山脉,东至瀑布线。瀑布线以东为沿海平原,波托马克河、拉帕汉诺克河、约克河和詹姆斯河等四条河向东注入切萨皮克湾,将平原分割成北涅克半岛、米德尔半岛和弗吉尼亚等三个半岛。隔海相望的特拉华半岛南部也属该州,与港城诺福克之间有跨海公路相连。这条通道由四个人造岛,两座长桥和两条海底隧道连接而成,又叫隧桥,全长

弗州气候温和宜人。东部沿海地区冬季温度很少低于-9℃,夏季温度很少高于38℃。山区冬寒夏凉,冬温可低到-18℃,夏温一般低于32℃。年降水量平均在813~1219毫米之间。

由于首都华盛顿面积狭小,美国防部(五角大楼)就设在波多马克河南岸弗吉尼亚州内。五角大楼可容纳三万人办公,是全世界最大的单体办公大楼。

大约在5000年前,就有人生活在弗吉尼亚(他们在公元900年才开始从事农业活动)。公元1500年,弗吉尼亚的阿根奎安部落族人开始建立村庄与城镇。1583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授权沃尔特·雷利开发弗吉尼亚北部的西班牙殖民区。1609年的饥荒和1622年以欧普查纳肯鲁为首制造的詹姆斯顿大屠杀,造成当地大量人员死亡。1619年第一批非洲工人被运来。1861年后,弗吉尼亚实行个人领地世袭制度,这导致更多的欧洲人携带大量雇佣工涌入这里继承先辈领地和财产。1754年至1763年的法国—印第安战争,英国议会为弥补开支试图在弗吉尼亚开征新税。1773年,弗吉尼亚人开始与其它殖民地协调,进行抗税。1776年5月16日,《弗吉尼亚公约》宣布弗吉尼亚脱离大英帝国的统治而独立,并通过了由乔治·梅森起草的《弗吉尼亚人权宣言》,这部宣言被写进新宪章内。另一个弗吉尼亚人托马斯·杰斐逊,以《弗吉尼亚人权宣言》为蓝本,着手起草国家《独立宣言》。

独立战争开始时,原来在法国—印第安战争中率领弗吉尼亚军队作战的乔治·华盛顿被推举为殖民区部队的总司令。1781年,在乔治·华盛顿和罗尚博伯爵的领导下,弗吉尼亚大陆军与法国的陆海军采取联合行动,将康沃利斯将军率领的英国军队围困在约克敦半岛。1781年10月19日,康沃利斯向弗吉尼亚军队投降,独立战争取得完全胜利。

弗吉尼亚在制定《美国宪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1787年,詹姆斯·麦迪逊起草了《弗吉尼亚计划》和1789年的《人权法案》,1788年6月25日弗吉尼亚表决通过了《美国宪法》。独立战争后,弗吉尼亚的自由黑人人口快速增长,从而形成了繁荣的彼得斯堡和里士满两大社区;但是,奴隶制度的存在,诱发出社会的动荡。截至1860年,占人口总数几乎31%的近50万弗吉尼亚人是奴隶。废奴主义和奴隶制度的对立是导致美国内战的因素之一。

弗吉尼亚曾于1861脱离美利坚合众国,4月24日加入了美利坚联盟国,并将里士满作为联盟国的首都。1863年,《惠灵公约》签订以后,西北部的48个郡,从弗吉尼亚分离,并组建西弗吉尼亚州,仍旧忠于联邦政府。内战的许多战役在弗吉尼亚地区展开。1870年,弗吉尼亚重新加入联邦。

1969年至1971年,在州长米尔斯·戈德维的主持下,为废除种族隔离,弗州议员重新修订了州宪法并获得议会通过。弗吉尼亚波澜壮阔的反种族隔离运动取得了巨大成就,1989年,道格拉斯·维尔德当选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裔州长,成为反种族隔离胜利的重要标志。

弗州是产生总统最多的一个州,共有八位总统,包括乔治·华盛顿、托马斯·杰斐逊、詹姆斯·麦迪逊、詹姆斯·门罗、威廉·哈里森、约翰·泰勒、扎卡里·泰勒和伍德罗·威尔逊。

弗州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优势,交通发达,陆地、海、空交通系统完善,全州公路总里程110124公里,其中93128公里由弗吉尼亚运输署运营。主要公路有95号、64号、66号、81号、395号州际公路以及29号、50号和28号国道。

弗州是美国最繁忙国际空港之一的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Washington Dulles International Airport)所在地,也是美国第五大最繁忙港口汉普顿罗德(Hampton Roads)港所在地,空港和海港的结合提高了其连接全球经济的能力。五大机场包括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罗纳德·里根华盛顿国家机场、里士满国际机场、诺福克国际机场和纽波特纽斯—威廉斯堡国际机场。为满足航空服务需求,州内还设有66个机场服务中心。

19世纪70年代以前,弗吉尼亚州在政治上还是四分五裂、种族隔阂、党派林立。起初非裔美国人被剥夺政治权利,直到19世纪60年代中期弗吉尼亚通过公民权立法后,他们的参政权才得到保障。其他族群,特别是西班牙裔也依法拥有了迁徙权和选举权,这使得弗吉尼亚少数民族在政治选举中的作用愈加重要。由于人员的自由迁徙,区域差异在弗吉尼亚的政治生活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为了响应共和党“南方战略”,西部和南部地区的农业人口转而支持共和党,城市和快速发展的郊区地区(包括弗吉尼亚北部地区)则成为的天下。主张成立工会,从而对弗吉尼亚的南部部分地区施加政治影响,特别是大学集中的几个镇,如夏律第镇、布莱克斯堡,还有东南部的布莱克—伯尔地区。

弗吉尼亚州现任州长为籍诺瑟姆(Ralph Northam)。州两个联邦参议院席位均由占据。在众议院的11个席位中,占6席,共和党占5席。在前10届总统选举中,弗吉尼亚是支持共和党候选人的。在2016年11月的总统大选中,弗吉尼亚在投票方面是一个摇摆州,其选票既可能投给,也可能投给共和党,最终特朗普赢得弗吉尼亚州13张选举人票,助力其赢得美国大选。

2019年,弗州GDP为5542.11亿美元,同比增长4.0%,位列美国各州第13位;人均收入为60116美元,位列全美各州第13位;失业率为2.8%。

弗吉尼亚是个实行自由雇佣的州,经济发展平衡,拥有众多的收入来源,包括地方、联邦政府,也涉及军事、农业和商业。全州有普通工人410万,三分之一从事第三产业。

农业:弗吉尼亚拥有农场4.7万个,总面积850万英亩,平均面积达181英亩,农业从业人员占弗吉尼亚就业人口的20%。西红柿是弗吉尼亚最重要的经济作物,其他经济作物还有大豆、花生和干草。遍布弗吉尼亚北部海湾沿岸和蓝岭山脉地区的酒厂和葡萄园也开始以旅游业创收。

制造业:弗吉尼亚拥有美国最为密集的技术工人队伍,工业产品的技术含量极高,制造业为弗州最主要产业,也是该州第四大创造就业机会的产业,雇佣人数40多万,主要包括电子、工业机械与设备、食品加工、印刷、交通运输等。该州拥有全球最大的纺织厂房,卡车和飞机辐射轮胎厂和美国第二大计算机软件中心。许多尖端产品都在弗吉尼亚制造,包括:核潜艇、卫星、航空母舰、核反应堆部件、航空航天部件、半导体、高级材料、医药品等。

服务业:主要包括广告、信用调查、制图、设备租赁、资料处理、电子数据存储、计算机维修及职业中介等,是弗吉尼亚州成长最快的产业之一。

信息技术:近几年,计算机芯片是全州出口产值最高的产品,弗吉尼亚北部地区现在发展为信息技术(IT)系统开发、软件开发、数据中心运营、电信和信息咨询为主导的高科技产业中心,尤其是在杜勒斯科技走廊,该数据中心承担了全美50%的国际互联网流量,2012年州10%的电力都用于数据中心。弗吉尼亚的IT行业雇佣了147000多名员工,就业人数占弗吉尼亚就业总数的4%,而美国平均比例只有1.5%。超过15700家高科技公司在弗吉尼亚运营,全国最大的高科技贸易协会——美国经济学会(AEA)将弗吉尼亚评为高技术工人最集中的州。

保安行业:弗吉尼亚州的数达80万,比美国任何州都多,因此弗州保安行业发达。弗吉尼亚州北部地区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直接服务于美国联邦政府设在该地区的办事机构,其他普通人则按雇用合同效力于政府的保安公司。

能源:无论是充足的核能源,丰富的煤炭资源,还是发展海上风力发电,弗吉尼亚都能为国际能源公司提供一整套极具竞争力的资产。目前弗州能源业雇员逾3万人,有超过630家公司(250家为化石燃料公司),其中238家为传统发电公司,直接经济产出为160亿美元,过去10年间投资总计逾54亿美元,创造了3600个工作岗位。

军事设施:从汉普顿锚地到里士满到弗州南部地区,其经济主要依赖当地的军事基地和设施。

弗州个人所得税按4种收入档次征收,税率从2%—5.75%不等;2017年1月商品销售税税率为5.3%,位列全美各州第31位;弗州还有平均0.33%的地方税,最高不超过0.7%;财产税由地方政府制定和征收,征收范围遍布全州并因物业所处地域的不同而在征收上有所差异;房产根据地方完全公平市场价值纳税;属于个人的有形资产按当地经济水平比照该资产原始成本的百分比课税。

该州的经济发展在美国50州中排名靠前,就业率更是名列前茅,高科技行业、物流行业和医疗行业在其经济框架中占据主要地位。弗州是《福布斯》杂志评选出的投资美国最佳地点,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完善的基础设施建设、高素质的人才储备和优惠的政府投资政策。弗州在《福布斯》杂志调查的企业成本、经济环境、成长前景、劳工、生活质量和法制环境等六项指标中,每一项指标都是在前十名。弗州的商业成本较低,特别是税收和能源成本在全国排第七和第九位,综合企业成本比全国平均水平低9%。公司收入所得税30多年来一直保持在6%。该州的AAA债券等级使政府能降低借款成本,从而使州内企业可以享受很低的收入所得税率。弗州的工伤保险费用在全国排名第四低位,费率比全国平均水平低47%。

弗州没有专门规范外国投资的法令,但有鼓励措施,包括对贫穷地区投资可享受营利事业所得税减免;在企业区(Enterprise Zones)内投资的厂商可享受营利事业所得税、销售税方面的减免;雇佣残障或18到22岁青年员工可享受联邦所得税减免。此外,弗州政府还提供融资、员工训练、制造技术与技术转移等方面的协助。

弗州无特别禁止投资的产业,但动物用药等部分产业须经特别许可。在该州设立公司,除须申请税籍外,部分产业另须经环保等单位审核。可向该州经济发展厅了解详细规定,并取得必要的协助。

2019年,弗州贸易总额为478.65亿美元。其中出口额为178.43亿美元。五大出口市场依次为加拿大、中国、墨西哥、英国、德国。出口主要产品为煤、电子集成电路、民用飞机及部件、运输设备、大豆。进口额为300.22亿美元。进口五大来源地为中国、德国、加拿大、马来西亚、墨西哥。进口主要产品为打印机、飞机及零部件、运输设备、数字处理单元、发动机等。

2019年,弗州对华贸易总额为85.41亿美元。其中对华出口额11.96亿美元,进口额为73.44亿美元。中国是弗州第二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

据不完全统计,近20家中国企业在弗州投资,主要行业包括电信、农业、餐饮、房地产、贸易、生物制药等。

2014年6月10日,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华盛顿首航仪式在弗州杜勒斯机场(IAD)举行。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弗州州长麦考利夫(Terry McAuliffe)等贵宾应邀出席首航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