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玛拉·哈里斯和印度裔政治家在西方的崛起

上周,美国前副总统、已锁定总统候选人资格的乔·拜登宣布选择印度裔及非裔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作为2020年总统竞选搭档,这在印度引发极大回响,有印度网民称其为“印度的骄傲”。

现年55岁的哈里斯具有亚裔及非裔血统:其母亲是印度移民,父亲是牙买加移民。如果拜登在11月的美国大选中击败现任总统特朗普,哈里斯将创造历史——成为美国首位女性、非裔及亚裔副总统。哈里斯的崛起并非个例,在西方的政治舞台上,已经出现不少具有印度血统的政治领导人。

据《纽约时报》报道,哈里斯的外祖父P·V·戈帕兰(P.V. Gopalan)曾在印度政府工作几十年。童年时,哈里斯常常前往印度探亲。P·V·戈帕兰常常与退休的朋友一边在金奈的海滩边散步,一边讨论政治。哈里斯就跟在他们后面,听着外祖父和朋友们的讨论。

戈帕兰一家的故事开始于印度钦奈南部一个名叫Painganadu的小村庄,哈里斯的祖父P·V·戈帕兰1911年出生于此。就印度的种姓制度而言,其家庭地位是社会最高层,属于泰米尔婆罗门(Tamil Brahmin)。

从外表上看,P·V·戈帕兰戴着厚厚的酒瓶底眼镜,散步时经常系着领带,和其他印度上流社会的绅士没什么不同。但他却打破了那个时代的刻板印象,在公共服务方面表现出了进步观点,并坚定地支持女性。哈里斯的舅舅说,他们家从来没有看不起低种姓,父母极为重视教育。哈里斯的母亲希亚玛拉·戈帕兰(Shyamala Gopalan)在攻读加州大学营养学和内分泌学博士学位时,P·V·戈帕兰毫不犹豫支付了学费。

对哈里斯的妈妈希亚玛拉·戈帕兰来说,保持印度传统很重要。她让女儿们接触了印度教神话和南印菜肴,并且会带她们去附近的一个印度教寺庙。希亚玛拉·戈帕兰与父母关系密切,每几年就会飞回到位于印度的父母家。

“他们家名声很好,”他们楼上的邻居、退休医生N·维亚斯(N. Vyas)说。“他们从来不会大肆宣扬自己在德里做了什么伟大的事情之类,他们都是坦率的人——脚踏实地、快乐的人。”

维亚斯的妻子贾扬蒂(Jayanti)对哈里斯被提名并不感到意外,“我们并不感到意外,你看,她家里所有的女性都很有个性,”她说,“这些女性知道她们在谈什么、说什么。”

尽管哈里斯对自己的印度血统相对低调,但在成为美国副总统人选的道路上,哈里斯受到了外祖父、母亲和更广泛的印度家庭的价值观的指引。

面对哈里斯的崛起,特朗普曾抨击说,她“刻薄”(mean)、“肮脏”(nasty)。极右翼人士正试图用本土主义的观点对其候选人资格提出质疑。不过,哈里斯的支持者则认为,哈里斯的崛起证明了美国身份认同和多元化的持久愿景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遭到了打击。

“这是一个真正的肯定,印度裔美国人社区和印度裔政治家已经出现,”印度裔众议员阿米·贝拉(Ami Bera)接受采访时如此说,“这传达了一个信息,就是那些看起来跟你相似的人正身居高位。”

哈里斯的移民背景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美国进步人士对哈里斯所谓的温和政治的怀疑,以及她作为旧金山地区检察官和加州司法部长的履历的争议。“尽管对一些政策提出了批评,但前总统奥巴马和哈里斯代表了今天大多数美国人渴望生活在多元、跨种族的民主氛围中。”康涅狄格州大学印度裔美国教授曼尼莎·辛哈(Manisha Sinha)写道。

“有些人会说,她不够‘黑人’,有人会说她不够像印度人。”致力于动员亚裔美国人选民的组织AAPI胜利基金主席和创始人谢卡·那拉西蒙(Shekar Narasimhan)告诉《纽约时报》,“但她把所有这些都展现出来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她是一个真正的美国人。”

其实,在美国,也有一些官员拥有印度移民背景。美国上一任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利、路易斯安那州前州长鲍比·金达尔(Bobby Jindal)都是印度移民的孩子。

哈里斯是“萨莫萨党团会议”(Samosa Caucus)的一员,该党团规模不大,由五名印度裔人组成。随着越来越多的南亚裔政治人士在政府中担任职位,在11月的选举后,这一队伍可能会更壮大。

拥有印度裔背景官员数量增加的现象,不仅出现在美国。在过去的十年里,西方的政治舞台上已经出现了不少具有印度血统的领导人。

在加拿大,南亚裔占总人口的比例超过美国,特鲁多总理的内阁中信仰锡克教的部长,比印度总理莫迪内阁中的人还多。

在欧洲,这一群体的崛起更加引人注目:爱尔兰前总理瓦拉德卡拥有一半印度血统;葡萄牙总理安东尼奥·科斯塔是果阿人后裔,并于2017年被授予Pravasi Bharatiya Samman奖,这是印度授予海外社区成员的最高荣誉;英国财政大臣苏纳克则出生于英国汉普郡南安普敦的一个印度旁遮普裔家庭。

去年年底,印度方面突然取消了印度外长苏杰生和美国会高级成员在华盛顿举行的会晤,因为议员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 )对印度在克什米尔的政策提出批评,激怒了印度政府官员。哈里斯因此事公开批评苏杰生。

“从战略上加强美印关系很重要,”加州众议员罗·康纳(Ro Khanna)称,“但重要的是,这些联系必须建立在多元化和包容性的价值观基础上。”

罗·康纳也是“萨莫萨党团会议”成员,他认为,哈里斯将在“移民、暴力、性别平等和种族正义等问题”上成为“领袖”,并对左翼人士要求更全面的社会改革持“开放态度”。

他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的选择,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无论你属于的哪个党派,也无论你属于哪个政党。”“移民的女儿成为潜在的副总统应该给这个国家未来的方向带来很大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