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过世导致英超赛事接连延期原因并不简单

不确定性正在改变商业世界运转的种种规则和逻辑,自然也包括对职业体育赛事的影响。

当地时间9月8日傍晚,英国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伊丽莎白二世在苏格兰巴尔莫勒尔城堡去世。在当晚英格兰球队参加的欧洲足球赛事转播中,包括BBC、BT电视台在内的多家本土机构迅速做出反应:半场休息时的商业广告被取消或替换为讣告、文字直播立即中止、赛后切到仅保留台标的黑屏画面。

女王去世后,“伦敦桥计划”正式启动。全英进入为期10天的全国哀悼期,直到本月19日(下周一)女王葬礼结束。对处于英国职业体育金字塔顶端的英超联赛而言,这10天包含了两个完整的联赛周末,以及共有7支球队参赛的周中欧洲比赛日。对于这些赛事的管理者和参与者,“踢还是不踢”是一个需要在多方考虑后做出的决策。

▲女王去世后,英超球队阿森纳和瑞士苏黎世俱乐部,在下半场比赛开始前进行默哀仪式。

这已经是最近两年,全球不确定性给英超带来的第3次“全面停赛”冲击。前两次和疫情直接相关:2020年春季的全球大流行导致英超全面停摆近3个月;2021年末,彼时席卷英国的“新”变异毒株奥密克戎导致多场赛事延期,一度面临传统圣诞赛程延期的危机。

在更大层面上,疫情和战争带来的通胀和能源危机,其实也在对英超联赛形成潜移默化的困扰。

就在女王去世的前一天,英超提前一周宣布取消了布莱顿和水晶宫之间的比赛计划。原因是由于英国铁路工人计划中的罢工,导致无法在本周末为南海岸的客队球迷们提供往返伦敦的公共交通服务。

所以,即便已经是在商业和运营层面高度独立且国际化的英超联盟,在面临特殊事件时,依然很难脱离各种本土因素的影响。毕竟,支撑起一场职业比赛的场外力量,仍然和各种公共资源和服务高度挂钩,例如电视转播、赛场安保、公共交通系统、本土社区文化……

在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去世后,英超联盟发表了两次官方声明,分别决定英超联赛第7轮所有比赛全部延期(上周末)、以及第8轮部分比赛延期(本周末)。结果看似相同,但两次决策的流程和逻辑其实完全不同。

第一次的决策几乎完全是出于英超联盟及各俱乐部所有者对英国本土文化的尊重。

实际上,在英超联盟发表这份声明前,英国政府已经表示“不会强制取消体育比赛,请各赛事组织自行决定(是否取消比赛)”。

要特别注意,关于联赛运转的决策权是在“英超联盟董事会”手中。也就是说,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这个决策代表了20家俱乐部的核心管理层或者所有者的整体利益诉求。在美元资本和主权财富基金近两年大肆进入英超的背景下,也可以理解为,这些国际投资者一致认为,终止上周末的比赛是非常必要的。

单纯从商业和经济的角度考量,任何一场英超联赛取消或延期,都会造成巨大的金钱损失。如今英超已经从成立之初,英国本土的一项体育赛事,发展成了一个全球化的商业产品。并且从2022年开始的最新三年版权周期里,海外版权收入第一次超过了本土市场。按照3年104亿英镑的总收入计算,平均每场比赛,英超联盟就能有价值912.28万英镑的“IP授权费”收入,折合人民币7332万元。

相同的处境可以和去年奥密克戎席卷英国时,英超联盟对于停赛的态度进行对比。去年12月,尽管英格兰地区已经陷入严重的公共医疗资源挤兑中——94%的医院满员,81%的重症监护病床被占用,但官方仍然拒绝了少数俱乐部提出的关于“延期进行第20轮联赛”的提议,核心原因正是不想在转播合同中违约——圣诞赛程期间 ,主要转播转播合作伙伴正是希望利用假期进行电商推广的亚马逊。

由此看出,停赛的决定并不容易做出。即使停赛,也很难长久持续。实际上,在上周末整轮比赛延期后,英超各队就已经开始为本周末的复赛做好了准备。但最终的结果却是,除前文所提因铁路工人罢工造成的一场延期外,本周末切尔西对阵利物浦、以及曼联主场迎战利兹联的另外2场比赛,也都被宣布延期。

根据“伦敦桥计划”,女王去世后第四天,女王灵柩将从返回伦敦白金汉宫,并在泰晤士河岸边的西敏宫连续开放三天供民众瞻仰(每天23个小时),同时向重要人物提供附注吊唁时段的门票。

如此规模的人流量、时长及事件等级,明显高出了伦敦地区警力的日常承载范围。据《泰晤士报》、《卫报》等媒体报道,伦敦预计每天需要超过10000名执勤警员。因此,需要向其他地区借调警力。

根据The Athletic报道,原定负责本周末曼联对阵利兹联的大曼彻斯特警察局警力,就在女王去世后被抽调前往伦敦地区支援“伦敦桥计划”,抽调规模预计超过500人。而恰好曼联对阵利兹联的“玫瑰德比”,属于英超官方的ER级(最高级)的比赛——作为赛事方,英超会将所有比赛分为A、B、C、ER四个不同的等级,其中ER级要求至少有500人以上的安保规模。

受影响的不仅是英超。本周中英国球队参加的两场欧战也受到了警力不足的影响:包括阿森纳的主场(伦敦)比赛被延期,以及苏超流浪者队主场比赛停止对客队意大利球迷开放。

跳出这次的单一事件,背后还有英国过去十年警力流失的大背景。此次“伦敦桥计划”的警力规模,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时相等,但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在2010年-2018年期间,减少了21732名警员——降幅达到15%。

此外,除警力资源紧张,电视转播车的紧缺也影响着英超赛事的转播。英超最重要的版权方及赛事直播合作伙伴天空体育很难提供足够的转播车——相当数量的电视转播车都被天空新闻台抽调,用于24小时新闻直播和其他特殊节目的转播,这将导致英超联赛作为一个媒体产品的完整性受到影响,也为本周末英超联赛正常转播造成了又一层障碍。

据《每日邮报》报道,按照原计划,天空体育将在本周末直播8场英超比赛(还有2场英冠、苏超联赛和英女超联赛)。但英超官网信息显示,除去已确定延期的3场比赛,天空体育本轮转播的英超场次只剩下4场。

所以,哪怕是高度独立的国际化商业体,在进行每一个具体决策的时候,也会受制于无数细微及琐碎的本土化因素影响。而这又正是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去世后,新王查尔斯和新任首相特拉斯要面临的的一系列具体的挑战。